<table id="0p5hy"></table><var id="0p5hy"><mark id="0p5hy"><cite id="0p5hy"></cite></mark></var>
      <nobr id="0p5hy"><progress id="0p5hy"></progress></nobr>
    1. <var id="0p5hy"><code id="0p5hy"><blockquote id="0p5hy"></blockquote></code></var>
      <form id="0p5hy"><th id="0p5hy"></th></form>
    2. <var id="0p5hy"></var>
        短視頻內容升級迭代 《胡同兒》里看短劇市場風向標
        2022年07月27日 09:27 來源:北京青年報

          《胡同兒》里看短劇市場風向標【影視科班生紛紛下場 短視頻內容升級迭代】

          近期快手短劇暑期檔活動“追劇一夏”正在進行,由王羽錚主演、陸添導演的快手星芒短劇《胡同兒》上線快手平臺,每集2分鐘,僅更新10集播放量就已破億。

          讓人耳目一新的非典型短劇

          無論是充滿地域特色的大雜院生活氣息,還是氛圍感考究的懷舊風,京味兒撲面而來的《胡同兒》的確是讓人耳目一新的非典型“短劇”:過往這個賽道都是古偶、甜寵、搞笑題材的天下,而胡同文化、家庭倫理情感則是長劇非常成熟的元素,《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正陽門下》等電視劇早已突破京味兒劇的地域限制,成為幾代人共同的情感回憶。短劇《胡同兒》以精良的制作、拍好百姓故事的初心,站在短視頻行業風口,為打破長短視頻次元壁做了一次有益的嘗試。

          短劇《胡同兒》并非橫空出世。從大背景看,2021年10月,在快手短劇行業大會暨快手星芒短劇升級發布會上,快手短劇運營負責人于軻宣布,“快手星芒計劃”將正式升級為“快手星芒短劇”。將通過內容題材、創作扶持、商業合作三大方向為短劇創作者和機構提供全方位的權益和助力,從創作、推廣、收益等方面打造良性的短劇生態蓄水池。在內容上,最早快手短劇是以男女性受眾進行劃分,因此產出了高甜劇場、爆燃劇場等類型。

          自2021年10月第二屆金劇獎過后,明確快手星芒短劇廠牌的同時,也將探索重心放在集中突破個別題材上,包括“青春勵志、國韻古風、都市職場、家庭共情、時代旋律”,《胡同兒》等到了培育的市場;從個體來看,《胡同兒》的導演陸添、主演王羽錚都是科班出身,前者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后者畢業于中戲表演專業,曾就職于人藝。兩位主創的專業背景的確令這部短劇在制作上比同類作品明顯提升,除了“短”,品質與傳統長劇沒有明顯差別。

          同時,他們以個人經歷鼓勵年輕的中戲北電“科班”畢業生們打破行業成見,勇于下場嘗試,“拍短劇是當下年輕影視人最大的平臺……我們是做創作的,需要的是輸出,誰不想在山上練好了功夫,下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應該被所謂‘鄙視鏈’憋在山頭上”。

          導演陸添 骨子里“為百姓拍好故事”的情結

          2020年,快手官方下場,對優質短視頻創作者進行資源與資金扶持,導演陸添開始正式與快手合作短劇項目。年底,第一部《毛小旭的觸電人生》上映;2021年合作十部,2022年到目前為止已完成十部。

          陸添是北京人,三十出頭剛剛結婚生女,再加上科班出身、骨子里“為百姓拍好故事”的情結始終都在,于是結合胡同文化,講一個“奮斗在北京的北京人”的念頭應運而生。

          創新意味著風險。陸添說,他本來也挺擔心《胡同兒》的市場反響,但是事實證明,短視頻平臺觀眾也挺喜歡看家常里短。創作中陸添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把這種長劇的優勢題材轉化成短劇的高效輸出,畢竟電視劇一集有40分鐘去慢慢鋪墊“張大民”的喜怒哀樂,而如果不能讓觀眾在《胡同兒》身上停留十秒鐘,就徹底失去了機會。

          最終打破這個“次元壁”的,陸添認為跟傳統長劇一樣,也是劇本的精確打磨、演員表演的高度匹配!伴L劇如果是良心劇,剪成多碎都好看,但也有很多粗制濫造,非要把20集注水成40集!

          據悉,在創作《胡同兒》時,陸添除了帶領編劇團隊,將三十而立的年輕人面臨的具體問題精心嵌入劇本,還投入了很多有感而發的共情。例如特意將時代背景拉回到2006年前后,“對于90后,那是能引起他們共鳴的一個時期,經濟發展、奧運會,甚至很多經典歌曲都在那時迸發……劇中大家都在聽周杰倫的歌、看小龍女,現在我們還在討論周杰倫的新歌和劉亦菲。經典的東西很難磨滅,這種戲里戲外的呼應,我覺得觀眾是認的!标懱碚f。

          比較令人意外的是,在得年輕人得天下的短劇領域,陸添卻大膽將《胡同兒》的目標觀眾群設定在30到50歲的用戶,“我不認為大家都要一味去迎合年輕用戶,其實我的創作意圖是在符合大眾審美的情況之下,讓更加有生活閱歷的人們去看!

          主演王羽錚 準備“羽錚”這個角色用了33年

          《胡同兒》能在快手平臺取得短劇題材的巨大突破,用導演陸添的話說,男主人公羽錚的扮演者王羽錚“這張臉很重要”。在短視頻平臺,他的個人賬戶@北京小伙·羽錚憑借犀利的段子在全網擁有數千萬粉絲。在這部短劇中,王羽錚本人、網紅“北京小伙羽錚”和男主人公羽錚三者的身份發生了神奇的化學反應,他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自己為這個角色,“準備了33年”。

          2019年,在電視劇組漫長的通告等待間隙,新人王羽錚開始和搭檔嘗試拍攝短視頻!芭闹闹,你的好惡、審美、性格就會顯現出來。我比較渴望表達,也擅長表達,慢慢就形成了接近現實、根據熱點將群眾的聲音加以提煉,‘正能量的暴力輸出’風格”,@北京小伙·羽錚迅速走紅。

          雖然轉型短視頻后,王羽錚擁有了話語權和網紅身份,但他骨子里對表演的敬畏和專業底色并未減少,或者說正是這種專業精神,才讓他的短視頻作品與眾不同!耙婚_始我接短視頻是因為這幾年行情不好,沒有戲,我總是在琢磨怎么才能維持一個演員的狀態,@北京小伙·羽錚是我維系演員能量的方式。慢慢地經濟上有點扶持,到現在,這份工作更多是一種使命感!蓖跤疱P說,短視頻的用戶的確看似喜歡刺激的東西,這是人的本能,實際上是你喂他什么,他就吃什么;而身為文藝工作者,除了要學會跟用戶打成一片,還應該始終繃著一根弦,那種稍微把口味提高一點的小火苗不能滅,這是支撐他繼續做下去的動力!按蟓h境是這樣,但是我們每個人其實也是大環境,我們可以讓大環境變得更好一點!

          王羽錚2011年中戲表演系畢業之后,在話劇舞臺呆了六年,曾經跟何冰、宋丹丹、濮存昕等同臺演過《窩頭會館》,前輩的藝術滋養和京味大戲的獨特魅力,讓北京土著王羽錚一直心心念念拍一部地道北京劇,導演陸添帶著《胡同兒》劇本找到他,一拍即合。

          文/本報記者 楊文杰

          統籌/滿羿

        編輯:陳少婷
        ZZIJZZIJ亚洲日本少妇JIZJIZ,yin荡xing奴,黑马37期

          <table id="0p5hy"></table><var id="0p5hy"><mark id="0p5hy"><cite id="0p5hy"></cite></mark></var>
          <nobr id="0p5hy"><progress id="0p5hy"></progress></nobr>
        1. <var id="0p5hy"><code id="0p5hy"><blockquote id="0p5hy"></blockquote></code></var>
          <form id="0p5hy"><th id="0p5hy"></th></form>
        2. <var id="0p5hy"></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