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0p5hy"></table><var id="0p5hy"><mark id="0p5hy"><cite id="0p5hy"></cite></mark></var>
      <nobr id="0p5hy"><progress id="0p5hy"></progress></nobr>
    1. <var id="0p5hy"><code id="0p5hy"><blockquote id="0p5hy"></blockquote></code></var>
      <form id="0p5hy"><th id="0p5hy"></th></form>
    2. <var id="0p5hy"></var>
        《幸福到萬家》收官:趙麗穎農村女性形象出圈
        2022年07月22日 15:15 來源:齊魯晚報

          《幸福到萬家》收官,何幸福過上幸福生活

          趙麗穎這樣讓農村女性形象出圈

          近日,當代農村題材電視劇《幸福到萬家》收官,這部劇對女主角何幸福的刻畫努力接近當代農村女性的精神訴求,她堅定勇敢不屈服、勇敢闖蕩謀幸福,是熒屏上難得一見的非常正向、勵志的農村女性形象。

          記者 師文靜

          倔強地“要說法”

          何幸福形象有突破

          《幸福到萬家》的主角是趙麗穎飾演的農村普通女性何幸福,但該劇其實刻畫了一群豐富多彩的農村女性形象,包括何幸福的婆婆林桂枝、何幸福的妹妹何幸運、王慶來的妹妹王秀玉以及萬支書的女兒萬傳美等。這些女性組成群像,在互相對比、參照中豐富了農村女性,也突出了何幸福的獨立女性形象。

          《幸福到萬家》中,何幸福最好的品質就是她對正義的追求、對獨立自主的追求以及她的抗爭性。通過倔強、不屈地非得給妹妹“要個說法”,推動萬家莊村委貼告示禁止鬧婚陋俗;她爭取征地補償,并通過請律師打官司解決了問題;何幸福被迫進城打工,但不消沉,在律所也干得很好;何幸福解決各種資金、宣傳等問題,把客棧經營大;她幫助村民集體訴訟解決了孩子血鉛中毒、村里企業水污染問題。作為一個女性,何幸福在每件事上都要跟人講道理、講法律,要么抗爭到底,要么抗爭到有了滿意的結果。何幸福的經歷與成長,與新農村建設、鄉村法治建設、鄉村精神脫貧等聯系在一起,是一個非常貼近當下的當代農村女性形象。

          這樣的何幸福最后當選村支書。何幸福這個角色的突破和與時俱進,其實不僅是熒屏女性形象的突破,該劇借這樣一個女性角色,探討的是更深層的問題。萬支書退場,一同退去的是法制觀念落后的靠人情運轉的社會風氣,何幸福代表著講理、講法的新一代農村形象的登場。何幸福身上是基層農村社會變化的縮影,這樣一個農村新女性的成長,有很強烈的現實意義。

          這部劇聚焦的農村問題其實并不新鮮,農村女性經營民宿、鄉村企業水污染、征地補償糾紛等都是鄉村題材劇出鏡率很高的劇情,但這部劇通過精彩的矛盾沖突設置,讓劇情看點很豐富,同時趙麗穎、羅晉等具有號召力明星的出演,讓這部劇更加出圈。一個農村女性的故事收視爆棚、引發熱烈討論,可見現實題材劇的強大號召力。

          年輕、正向、積極

          農村女性大蛻變

          五六年前聚焦農村女性的電視劇,主要是《俺娘田小草》《小草青青》《何三妹》等刻畫忍辱負重、委曲求全的農村女性的作品。而近兩年在各類劇中,農村女性形象大變樣、大蛻變,為熒屏女性形象注入清新之風。

          2016年的《小草青青》講的是農村女子何青青,在歷經多重人生磨難最終收獲幸福的故事。小草為了給哥哥換親被迫嫁給了殘疾丈夫,在丈夫離世后,她償還巨債、艱難追兇,強悍成長,多年后又與最初的戀人聚首。這類劇呈現的是女性個體命運的掙扎,這些女性堅強蛻變,但依舊是弱勢群體。

          而在聚焦新農村的電視劇中,很多女性形象不再是需要被拯救的、弱勢的,而是本身就自立自強、敢干敢拼的。2018年的農村題材劇《歲歲年年柿柿紅》,講述了一名普通農村婦女楊柿紅從結婚成家到遭遇困境,最終兒孫滿堂收獲幸福的感人故事。楊柿紅在丈夫去世后獨自養育三個孩子,后被選為村主任帶領村民發家致富。劇中普通農村女性憑借堅韌頑強、吃苦耐勞、信念至上、勇氣包容等個人品質,肩負起了鄉村發展的重任。

          2019年播出的農村輕喜劇《溫暖的村莊》,講述了高考落榜的王一鳴在農村歌唱比賽中發生的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該劇著重刻畫了農村女性的覺醒意識,劇中的年輕女性追求對愛情的掌控力和主動權,劇中對夫妻關系的刻畫也突出了兩性的平等化。

          到了電視劇《山海情》,熒屏女性形象更加年輕化,呈現出有活力的女性形象,更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該劇塑造的李水花、白麥苗本身就是充滿樂觀、韌性、視野和格局的農村女性,同時也是艱苦歲月的見證者,她們的勇敢成長和奮斗,讓觀眾看到女性自身的價值、女性力量的重要性。

          《幸福到萬家》中的何幸福,也是很有藝術突破的角色,此劇盡量脫離了狹隘的家庭關系、婚姻關系敘事,創作者把何幸福放到了新農村建設的大環境中去刻畫,讓何幸福成為熒屏上少有的“干大事”的普通農村女性形象。

        編輯:陳少婷
        ZZIJZZIJ亚洲日本少妇JIZJIZ,yin荡xing奴,黑马37期

          <table id="0p5hy"></table><var id="0p5hy"><mark id="0p5hy"><cite id="0p5hy"></cite></mark></var>
          <nobr id="0p5hy"><progress id="0p5hy"></progress></nobr>
        1. <var id="0p5hy"><code id="0p5hy"><blockquote id="0p5hy"></blockquote></code></var>
          <form id="0p5hy"><th id="0p5hy"></th></form>
        2. <var id="0p5hy"></var>